竹间客

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

为图将军之志,亮愿效犬马之劳。。。。

臣怎敢不尽忠贞之节,继之以死乎。。。。。

悠悠苍天,何薄于我。。。。

【玄亮七夕·刀组】沧海魂归

给子樱打call!

诸葛子樱:

大家七夕快乐!
对我这个日常字数不过千的咸鱼来说五千简直要老命了orz我从来没这么认真地写过文!!为了写它我修了一个星期的仙……说到这里我点名吹我可爱的师父父 @云潇·湘竹(忠武英高) !指点得很精到简直比作文老师还好使【喂】好了不碎碎念了,为了磨这把刀我真的尽力了😂诸位吃好喝好!看我这么卖力给个红心蓝手评论呗qwq
————————分割线————————
1
        天边的云霞绚烂得如同灼灼十里花海,半边没入青山背后的斜阳洒下一地暖暖的余晖。日暮归巢的鸟雀已纷纷在枝头歇下,偶尔有小雀在枝间蹦跳,撞得树叶簌簌直响,时而的几声啼啭更使得这座寂寥的小城平添了几分生机。
        永安宫。
        一如既往地屏退了侍者,寝殿中只有一坐一立两个人。
        “孔明……”刘备抱着被子坐在榻上,看着自家丞相俯身点起灯烛,“朕想出去转转。”
       诸葛亮手中动作一顿,随即道:“天色已晚了,夜里还会有些冷,陛下小心着凉。”
        “成天闷在宫里才要憋死。”刘备撇撇嘴,“你看外边天多好看,天气这么好,晚上的星空肯定也很美!今晚陪我一起看星星去,别整日案牍劳形伤了身子。”
        诸葛亮闻言,不禁失笑:“陛下且先加件外衣再谈看星星,否则可是只能看医官了。”
        “这么说,丞相的意思是朕加了衣服便陪朕去了?”刘备眼睛一亮,把被子一掀,顺手拿了件外衣披好,万分殷切地望着诸葛亮。
        以前怎么没觉得陛下悟性这么高?诸葛亮腹诽着,但既话已出口,又不忍扫了刘备的兴,于是颔了颔首:“陛下聪明。”
        “那就走呗,难得你能答应。”刘备兴致勃勃地拉起诸葛亮便往外走,“朕可是有些问题想请教。”
       
       
        夕阳只剩了一道金边,天色渐渐暗沉下来。
        登上城墙上方的六十四垒,二人住了脚步。晚风沁凉,抬头望去,夜空的颜色黑得格外纯粹,没有半朵积云。星汉灿烂,或明或暗的大小不一的星星散布天间,如同一张棋局。
        “孔明总说夜观天象,都是怎么观的?”刘备仰着脖子瞪着眼睛看星空,“朕只觉得星星很好看。”
        “陛下若有意学,臣便说与陛下听。回去若有空,亮可以为陛下将星宿分野一一列出来,整理在一张简牍上给陛下收着慢慢钻研。”诸葛亮笑道,言罢抬手指向茫茫星汉,指引着刘备一一找到所言的星星,耐心地与他述说。时间一点点过去,刘备竟毫无倦意,反倒愈听愈精神,全然没有个年逾花甲且尚抱恙的人的样子。
        “陛下还有什么想听的么?”诸葛亮含笑望着跟前眼睛闪亮亮得如同孩子一样的自家陛下。
        “不想这星宿竟这般玄妙。”刘备慨叹道。他沉默片刻,敛了神色,“孔明,季汉如今飘摇若此,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做?”
        诸葛亮一怔,他没有料到刘备会突然问他这个。
       “东和孙权,南抚夷越,北伐中原。”沉吟半晌,诸葛亮如是道,声音不大,却万分坚定。
        “孔明你看。”刘备朝北边的天空指去,“若是说,北方旺气正盛,星曜倍明……”
        “陛下本不是信这所谓天意之人。”诸葛亮坚决地开口止住了刘备的话,语调也明显提高了些。“陛下不信,臣亦不信。若说什么曹魏未可图也,不过是为一己私欲苟图偏安打幌子罢了!至于那些妄言天命不思进取鲰生,何足道哉!今八阵已成,正当吊民伐罪、奉诏讨贼,怎能畏惧天命,瑟缩不前?亮便不信,有让那贼子成功的天命!”
        “不愧是孔明啊。”刘备忽然笑起来,“你说我们俩可不可笑,别人都说什么谋事在人成事在天顺天者昌逆天者亡,独我们不屑于此。我们俩怎么就走在了一起,与这天意对着干,偏偏还干出了些名堂。”他颇有些嘲讽地抬起头来,有几分自嘲,也有几分对天道的嘲笑,“十七年啊,冒天下之大不韪,真是狂妄。”
        “狂又如何,臣这一生,最有幸便是与陛下同做这狂徒。只要有陛下在臣身侧,臣何惧冒天下之大不韪,哪怕逆天改命,臣亦无惧无悔!”
        他深深一揖,将脸埋得很低很低。
        夜色无光,看不清他面上的泪痕。
2
        刘备觉得,这样的日子似乎也还不错。
        他和诸葛亮的距离很近,近到把他的日常生活看得一清二楚,上到入朝奏事,下到晨起夜眠,无一不知。嗯,孔明还带兵出征了,果然是他先前将他护得太过周全,未能让他一展雄才,如今卧龙可以一飞冲天了。刘备这么想着,每日坐在相府鱼池边的护栏上看着府中上下忙忙碌碌,这么着过了些日子。忽报丞相凯旋,全府都忙着准备迎接,刘备不觉也站起了身,大步走出门外。他看见他的丞相了,他正沐浴在阳光下朝着这边走来。出征回来他比以前是黑了些,但脊背依旧挺拔,肩膀依旧宽厚,目光依旧清澈。他看着他与属官寒暄谈笑,眉目间有几分掩藏不住的憧憬与踌躇满志,看着看着,不知怎的就跟着一起笑了。他没变,他还是他所熟悉的那个诸葛孔明,是令庶民百姓、三军将士甚至君王所安心倚赖的丞相,给予人希望与力量。
        后来的那个晚上,是个雨夜。
        雨下得不大,雨点落在书房窗外的蕉叶上,清韵悠远。
        夜深人静,唯余走廊上几盏灯火摇曳,门前侍卫都已有些困倦,而书房依旧灯光通明。
        怎么还不睡,毛病又犯了。刘备望见,暗自腹诽道,一边悄然潜入房中,但见自家丞相正执笔写着什么。他走近了些,定睛细看,却见是张素绢,上面用他最爱的汉隶反反复复地写着一句话。
        讨贼未效,知己未答。
        刘备一下子愣在原地。
        半晌,诸葛亮折起了那张素绢,抽出一张空白奏折来,铺平,提笔。
        刘备看着他的笔尖与纸接触的位置,看着他一笔一划写下表文的第一个词。
        先帝。
        刘备颤抖着手,试探着抚上他的肩。在他的手穿过他的身体的那一刻,他了然了。
        ——「伴你安度朝暮,恍然却已殊途。」
3
        刘备走到了奈何桥头。
        桥上烟雾缭绕,隐约可见桥那头的轮回阵法。桥下,滔滔江水奔流而去,在白雾的笼罩下浅深莫测,无形间便透出一股阴森森的寒气。
        “你便是刘玄德?”
        烟雾中缓缓走出一位鹤发童颜的老妇人,拄着拐杖,一手挎着一个篮子,目光波澜不惊,又暗藏着几分敏锐的犀利。
        这便是孟婆罢,刘备暗忖。他略施一礼:“正是。”
        “久仰。”孟婆忽然意味深长地一笑,“阎王爷可是没少提起过你。”
        “我?”刘备一挑眉,“备有什么值得让总管冥界十殿的阎王三番五次提起的?”
        孟婆的语气依旧意味不明:“刘玄德与诸葛孔明不惧天命逆天而行,冥界谁人不知。”她笑了一笑,“你们二人也是奇人,明知逆天难行还是始终执迷不悟。岂不闻,‘飞蛾扑火,自取灭亡’……”
        “天意?”刘备冷笑一声,“狼烟四起,生灵涂炭,这就是所谓的天道?贼子横行,忠良殒命,这就是所谓的天道?天不助汉,反助逆贼,这就是天道?!那这天,到底是什么道!”
        孟婆默然看着眼前情绪开始激动的人,淡然道:“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天地自成以来便是如此。汉室既已门衰祚薄,自有新朝新君易替。”
        “呵。”刘备目光凛然,“所谓的天道不过如此而已,真是可笑。我身为汉臣,绝不屈膝贼子,孔明必与我同心!天命若不公,我便逆天改命,誓换天下海晏河清!”
        “何苦如此执迷……”孟婆无奈地摇了摇头,“冥界的规矩,逆天而行者不得入轮回。”
        “那便不入!”刘备回应得十分干脆,“我陪他一起北伐中原,我等着看,也给上天看看,何为正道!”
        孟婆叹了口气:“罢了,看你平生素行仁义,我便网开一面,允你入轮回,只是不得转世为人……”
        “不必了。”刘备漠然一拱手,转身便往回走。


       
        忘川之上,正盛开着漫山遍野的彼岸花。
        刘备走着走着,不觉间莫名地放慢了脚步,站在花海边怅然若失。
        彼岸花开,花开彼岸,花生无叶,叶生无花,花叶生生相惜,永不相见。
        终究是人鬼殊途。
        罢了,回去吧,就那样站在他身后,默默地陪他走下去。刘备心中自语,抬起头来,大步往前走去,再不迟疑。
4
        夜凉如水。
        全军营独中军帐还亮着灯,却不见了帐中的人。
        诸葛亮缓缓踱出帐外,夜风轻轻吹起他鬓角的碎发,隐隐有几分落寞。他抬起头,克复中原的大纛随着风轻轻的飘动,那旗带离他那么近,几乎触手可及,却又摸不到——就像他的梦想。
        克复中原,兴复汉室,还于旧都……
        这是他第四次北伐中原了,前线捷报频传,还促成了和魏军的正面交战,正是汉军状态最好、士气最高的时刻,离取长安只一步之遥。偏偏后方李严恰在此时传来告急文书要他撤兵,今番伐魏,眼见又成泡影。
        他不甘心,比任何一位将士更甚。
        一仰首,他无意间看见了星空。夜晚的星空很明朗,他一眼望见了北辰星——那星被众星拱卫着,却没有任何一颗星能掩盖住它的光芒。
        助宣重光,照明天下。
        眼前忽然就恍惚了,耳畔回荡着熟悉的声音熟悉的话语,仿佛回到了数年前的白帝城头,与先帝同赏灿烂星汉的那一夜。啊,先帝……怎么听着生疏了呢,主公吧。可是斯人早已不在,再也没有一个人那样陪他看星星,在他身侧听他细说星宿了。或许主公化作天空中最亮的那颗星了罢,北辰北辰,指向北方,发出最耀眼的光芒,指引他不懈前进,北伐中原。主公就是他心中的光,他感受得到那束光给他带来的力量,却无法触到光。
        他望着星空,望着大纛,功败垂成的不甘与失落混杂着对故人的思念化作一滴清泪,方才掠过脸颊,便消散在了风中。
       
       
        刘备彻彻底底体会到了什么叫撕心裂肺的疼。
        他回来时,诸葛亮方才正第一次北伐。从那时起他便一直尾随着他,他亲眼见证了他的孔明亲统三军从谨慎生涩到进退如风神鬼莫测,他的大汉将士在一次次征战中渐渐锻炼成一支劲旅。同时他也眼睁睁地看着故人渐渐凋零,顶梁柱逐渐倒下,匡扶汉室的重担渐渐压在了他的丞相一人的肩上。他运筹帷幄时的智珠在握,他接到捷报时的喜笑颜开,他处理公务时的有条不紊,他接旨退兵时眸中暗淡下去的光芒——刘备一一看在眼里,也疼在了心里。他有时想,真好啊,可以陪孔明一起走这条路,道阻且长又何妨。可当他看见他的孔明独自一人时才会流露的最脆弱也最真实的一面,他突然感到心头一阵被攫住一般的疼。
        逆天难行,且行且执着。
        表面上泰山崩于前而不改色的汉丞相,背负的压力与内心的孤独却是鲜有人知。他很累,但无怨无悔。
        刘备忽然就湿了眼眶。
5
        上方谷的大雨,浇灭的不只是谷中大火,更是汉丞相的希望之火、大汉宝鼎之火。看着自家丞相独自站在暴雨中的落寞身影,刘备仿佛被谁在心上割走了一块。空落落的,又疼得几乎无法呼吸。
        他远远望着五丈原上四十九人围护的灯火通明的大帐,只觉心绷得越来越紧,几乎快要窒息。
        别人可以为知己赴汤蹈火不惜付出生命,而他需要孔明做的,却是为他而生。他们有一个共同的伟大梦想,这个梦想的建设需要他,季汉需要他。
        禳星失败的消息传到时,刘备出乎意料地沉默了。思绪如麻的他自己也说不出自己是什么心情,只是没有想象中的悲痛欲绝。
        他去找了孟婆。
        “叨扰前辈了。”思忖再三,他还是开了口,“诸葛孔明……真的再无回天之力了么?”
        “没法了。”孟婆抬头淡淡地看了他一眼,“他火烧藤甲兵当折一纪寿,火烧上方谷当折一纪寿,禳星成败亦不是我力所能及的。如今天意若此……”
        “那,若我永世留在冥府做阴兵,能换他几年阳寿么?”刘备声音有些颤抖,但没有一点踟蹰。
        “不可能。”
        三个不带任何感情的字。
        空气安静了半晌。
        “前辈曾说,可以给备入轮回,只是转世不再为人。不知可有先例?”刘备朝孟婆一揖。
        “有啊。江东孙策用三成功力化赤壁一场东风,魏文帝曹丕用六成功力化上方谷一阵大雨。”孟婆悠然道。
        “既如此,备愿轮回化一阵秋风去接孔明回家,让他来生平安顺遂。他已经付出了太多太多,他到时,还请前辈莫要为难他。有什么事,备替他承担。”
        孟婆看着眼前的男子,眼神颇有些玩味:“那你这一趟,需耗损九成功力。只怕灵气空虚,风过后便消散无形了。”
        “自此世间再无刘玄德?”
        “是。一旦消散,便永远消失在这世间了。”
        “九死一生?”
        “万死一生。”
        “好。”
        四周安静了一瞬,刘备眸光一凛,重重地应下,声音不高,却万分决绝。
        他刘玄德一辈子都在赌,赌上一切与天命抗衡。这次,他押上了自己。
        朝孟婆拱了拱手,刘备昂首大步走过桥去,踏入阵法,没有半点犹豫。
        ——「 既然不能尽我之力换你岁月长留,那便尽我之力为你铺平往来生的路。」
6
        五丈原,中军帐。
        诸葛亮微阖着眼,汹涌的疲倦感袭遍全身。本就自觉昏沉,方才强打精神把事情交代下去更是几乎耗尽了他所余不多的精力。这稍微有些松懈下来,便恍恍惚惚仿佛入梦。
        说来这几天他常常梦到先帝,梦到往事,从隆中的知遇到白帝的诀别,年年岁岁,一点一滴,历历在目。从缘起时“先生”“将军”的意气风发,再到“军师”“主公”的亲密无间,再到“丞相”“陛下”的庄重肃穆,直到……那个伴了他十七年的人成了“先帝”,一个只存在于表文中、对话中的代名词。他依旧记得那人走之前对他说的话,那人说,听闻人死之后,魂归于天,形还于地,他会化归大汉江山之间,护季汉百世永昌。他愿意相信,所以才有了他后来十一年的南征北伐,拼了命去护这大汉,而将自身看得无足轻重。可是他终是没能涉足那个他与先帝毕生魂牵梦萦的地方,克复中原,兴复汉室,一切的一切,就如黄粱一梦。
        可如果这是梦,他希望他永远都不要醒来。
        一阵风起,径直掀起帐帘。
        “孔明。”
        思路渐渐清明,诸葛亮睁开眼,那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温厚声音的主人正站在他面前。他笑得那样如沐春风,仿佛二十七年前那个怀一腔热血的将军。
        “主公……主公!”
        十一年的思念,夹杂着惊喜与愧疚一齐涌上心来,最终只汇成一句“主公”。何须千言万语,“主公”二字足矣。
        刘备温颜笑着张开双臂。
        “孔明,是备。累了吧?我带你回家。”
        “好。”
        风起,灯灭,星落。
       “孔明,来生的路备给你铺平了。”
       “奈何桥边,愿你笑如当年……”
       “今生虽没能与孔明同登长安城,但备能伴孔明日后一同名垂青史!”
       “孔明……遇见我,是你命定的劫数,如今我将要消散,从今以后,你就可以平安喜乐了。”
       “遇见你,是我的福气。我愿意付出一切,来护住这福气。孔明……你不要记得我。”
        魂魄渐渐淡了。空余漫天的星光。
       -完-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七夕节一定要来一篇的
自己填词,给先生❤
出国五天倒计时,我也有了属于游子的特有的伤感orz

青史之上二三行
说尽一段过往
曾有贤相名诸葛为人颂扬

不惑之年入庙堂
制蜀科订刑赏
匡扶汉祚于民间津津乐道

风华意气冲云霄
借东风谁折腰
空城一曲千军万马不复往

百字间将世事告
承蒙将军自枉
频繁三顾换君臣士死之交

头上的点点花斑
照映无数个不眠夜晚
克复中原他兀自初心未乱
虽大厦将倾难揽
北伐七载无功返
然尽其一生上告北辰宇寰

他承接先帝遗愿
誓扶汉室还都长安
鞠躬尽瘁救生灵免受涂炭
而苍天未睹其难
上方谷大雨酿梦幻

那盈盈霄汉
倒映着方寸凄然
百姓遭累卵

💞 💞 💞 💞 💞 💞 💞 💞

怎甘使帝都偏安
怎忍汉室衰残
蚍蜉撼树举兵北伐与魏战

那仲夏先帝魂散
他心戚戚茫然
却做刚强巧计平五路祸乱

还记得荆襄争端
联吴抗曹凌然
那时席卷天下还可近可远

而如今鸾只凤单
举目无亲泪潸
出师一表唱千古君臣缘断

头上的点点花斑
照映无数个不眠夜晚
克复中原他兀自初心未乱
虽大厦将倾难揽
北伐七载无功返
然尽其一生上告北辰宇寰

他承接先帝遗愿
誓扶汉室还都长安
鞠躬尽瘁救生灵免受涂炭
而苍天未睹其难
上方谷大雨酿梦幻

那盈盈霄汉
倒映着方寸凄然
百姓遭累卵

合上泛黄的篇章
藏诸葛丞相于我心房
八尺身长甚伟容貌是我想

七夕佳节将近了
愿您在天上都好
莫要让尘世的喧嚣将您扰

那青史墨迹三行
记载阴阳源远流长
是非功过都任后人自评道
宇宙内名号彻响
世人永不将您遗忘

人生路漫长
有您在一切都好
管他是何方

诸葛先生啊
我将要游历四方
望您佑家乡

桃李春风这种中式小区的影院都可以拍出这种浓兮兮的欧美风
网格真的很兼容了√

萌吐血
休叔像只地鼠哈哈哈哈哈

阿斯加德二王妃:

让我们掌声欢迎当今最火男子天团--WiFi组合!!(这是一张动图哈)

哈哈哈哈哈哈wdm哈哈哈哈哈哈
EC老年组不能更甜了

wuuuuuud °:

小仙女哈哈哈哈哈哈
太可爱了!!!爷爷真的好可爱哈哈哈哈哈哈

我去我就知道哈哈哈哈哈哈

又一年春夏:

【X战警】男神们的笑容是毒药系列
(⁄ ⁄•⁄ω⁄•⁄ ⁄)
【老、老万是真的有毒】